华高莱斯:军民融合产业领域之通信领域

  发布日期:2020-09-24

“兵之胜负,不在众寡,而在分合。”自古行军打仗,能够指挥千军万马快速形成兵力优势歼灭敌人正是夺取胜利的关键。而在这其中,快速有效地传递上峰命令和战场态势,无疑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。因此,“通信”对于军队来说,往往是攸关生死的重要所在。

正因为通信对于军队的极端重要性,军事通信便往往成为了各国军队着重投入的技术领域,更成就了一系列重大创新牵引着民用技术的进步。

正如引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石——互联网一样,其技术源头便是始于1969年美军在ARPA(阿帕网,美国国防部研究计划署)制定的研究计划,通过将美国西南部的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、史坦福大学研究学院、加利福尼亚大学和犹他州大学的四台主要的计算机连接起来,由此形成了互联网的原始雏形。而其诞生的主要目的,其实是为了加强军队指挥系统的通信效率。还比如现在跟大家生活息息相关的移动通信,其技术前身便直接源自美军的MSE (Mobile Subscriber Equipment,美军移动用户设备系统),主要是为了解决军师一级的移动通信问题。

从这里其实不难发现,军队对于新兴通信技术的需求是如此急迫,因而军事通信往往会远远领先于民用通信,大部分前端的通信技术也都是从军用领域延伸发展到民用领域的。

从“大吃小”到“快吃慢”军事通信重要性不断加强

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,谁能更快地发现敌人,谁就能更快地摧毁敌人,也就能更快地获得胜利。在机械化战争时代,往往是依托数量优势取胜,可以说是“大吃小”。而在信息化战争时代,就变成了“快吃慢”。

在海湾战争的年代,美军从发现到摧毁目标的时间,是45分钟。在10年后对阿富汗塔利班的战争中就只有15分钟,再到利比亚战争、叙利亚战争,时间则只有几分钟。目前,美国总统通过战略通信系统逐级向第一线作战部队下达命令,最快只需3-6分钟;在紧急情况下,总统可越级向战略核部队下达命令,最快只需1-3分钟时间。

由此不难发现,在战争节奏越来越快的年代里,快速传递战场信息、快速传递指令、快速协调作战单位已经成为了战争胜利的关键。由此美军也正式提出了“网络中心战”概念(Network-centric warfare,NCW),力求通过极可靠的通信网络,联络在地面上分隔开但资讯充足的部队,这样就可以发展新的组织及战斗方法,化资讯优势为战略优势。